也许天才都有些偏执和过激

一个自我为中心的人

女人

喜怒无常情绪化

难于取悦

是外界对扎哈·哈迪德的印象

有人觉得她是暴君

也有人觉得她是英雄

 

 

无论外界对她的印象如何

也不能掩盖她的光芒

毫不夸张地说

她的建筑风格影响了一个时代

 

 

可惜天妒英才

2016年3月31日

扎哈·哈迪德因心脏疾病而去世,享年66岁。

在此之前,扎哈留给了世界最后一个礼物:

长沙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

 

 

长沙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的建成

得益于新区政府对国际化建筑理念的追求

想在众多竞争者中拿下这个项目并不简单

尽管参与者是扎哈·哈迪德

但这次她的竞标对手是

法国保罗•安德鲁

奥地利蓝天组

意大利阿克

奥地利汉斯•霍莱茵

都是建筑界赫赫有名的国际知名大牛

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而扎哈的建筑又多是以“不走寻常路”著称

难免有些不符合中国国情

但最终,扎哈凭借着

芙蓉花”的创意从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

 

 

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建筑造型飘逸灵动

从空中俯瞰宛如一朵盛开的芙蓉花

建筑外观延续了扎哈一贯的设计风格—炫酷

三个流动的花瓣”围绕着一座中庭

其花瓣造型决定了工程建设难度

无论施工难度,还是安装精度都堪比鸟巢

同时它被称为世界最大的芙蓉钢铁花

 

 

芙蓉花”采用了钢结构为支撑材料

由于复杂的空间关系和建筑造型

钢材的弯曲、制作、拼接难度极大

仅单单20吨以上的钢构件吊装次数就有135次

10吨以上的钢构件吊装次数更是多达上千次

焊接作业长度即焊缝长度更是长达7万多米

最终耗费钢材2.2万吨才把“芙蓉花”的“花瓣”还原出来

 

 

 

其次,幕墙的设计也是这个项目的难点之一

幕墙工程由GRC、铝板及玻璃幕墙组成

大小剧场及艺术馆GRC面积约7万平

由1万多块无一相同的不规则曲面板组成

且多为双曲板

是当今建筑工程中幕墙施工最复杂

技术难度最大

科技含量最领先的幕墙工程之一

幕墙建造难度直追苹果新总部“Apple Park

 

长沙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

 

被誉为“飞碟”的苹果新总部“Apple Park”

 

最后是室内部分

长沙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功能区域

包含大剧院、小剧院和艺术馆

走进梅溪湖大剧院

多层次的透视、无穷的消失点

倾斜的多角度之外峰回路转

突然杀出或插进来的水平面

这一切都完成了传统建筑学“不可能的任务

而这也许正是“扎哈”美学的魅力所在

 

 

最值得一提的灯光部分

灯光成了这个建筑造型之外最大的特色

传统的大剧院都是以筒射灯为主

或庄严肃穆或磅礴大气

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撑得起动辄几千人的超大空间

但长沙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的做法则恰恰相反

 

 

为了迎合了建筑本身的飘逸造型

天花部分采用了线性灯

根据室内动线的走向和造型

宛若芙蓉花上晶莹的水珠

在剧场内奏出一曲悠扬绵软的灯光舞曲

要知道

扎哈的建筑一般都是

 

这样的:

 

这样的:

 

还有这样的:

 

在这种建筑造型之下

传统灯具几乎很难与建筑空间契合

这类空间对照明设计师和灯具厂商更是非常不友好

但长沙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不仅做到了

而且还在满足功能照明的同时

革命性地引入了灯!光!秀!

 

 

5.1环绕立体声影音和“炫酷灯光秀

顶部天花灯呈现“渐变、环绕、递升”等绚烂的艺术效果

整个观众厅星光熠熠、璀璨夺目

在听觉与视觉的双重冲击下

仿佛置身于夜空、沙滩等环境中欣赏艺术

第一次感受到这么流动的灯光盛宴

所有建筑仿佛在跳舞

 

 

历时6年

这座“不可能完成的建筑”终于完工

首次开放就吸引了大批民众前来观赏这个艺术品

 

 

2017年7月7日英国皇室安妮公主殿下首次访湘

为扎婶生前最后的作品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揭幕

 

 

所有人都来了

唯独

主角扎哈·哈迪德没有来

 

— END —